日星小史


曜慧群萌 星月不減輝
華傳萬代 字裡擁乾坤


日星鑄字行簡介

字,這個曾經為人類文化的承遞中曾扮演重要角色的她,在不敵時代洪流的淹沒下,即將掩去身影,日星鑄字行就是以保留甚至為她尋求新的生命姿采為使命而自居的園丁。

  民國五十七年,日星鑄字行的創始人張錫齡先生,抱著滿腔的雄心攜妻帶子搬離內湖故鄉,來到當時的台北後火車站太原路附近,原本的計劃,是和友人合夥開辦印刷廠,可是事與願違,因為機器交期的延誤,和其他種種因素,在陰錯陽差下勉強的開起鑄字行,因為鑄字行是非常需要資本的行業,機器設備和銅模這些硬體之外廠房規模也是考量因素,且在當時台北市已有中南、協盛、普文,等幾大廠各霸一方,市場非常的飽和及成熟,而張錫齡先生可說是白手起家,舉債興業,再經合夥人的失信,處境簡直是雪上加霜,也不被眾人所看好。
  雖身處逆境,但是張錫齡先生秉持著過人的毅力和勤奮,和妻子張林瓊雲女士,胼手胝足,點點滴滴打下屬於他們局面和江山。當時以北台灣而言,萬華一帶可說是印刷的重鎮,舉凡原物料及周邊產業或代工的都偏聚集散於此,張錫齡先生有鑒於此,知道以自己的財力和客源,如果在萬華營業,雖能收集市之便,相對的也是自曝其短,是毫無存活的空間,所以他另闢戰場,鎖定北門以北的廣大地區為目標市場,加上他多年從基層出身,熟悉印刷廠的流程及需求,以快速親切來滿足客戶,也為他的事業奠下了初基。
但是這創業的第一步的確是非常辛苦的,在資金極為匱乏的情況下,張錫齡先生以且戰且走的方式經營,先向製造鑄字機的大妻舅林茂忠先生先賒購了一台鑄字機,從最常用的五號鉛字開始製造販售,同時也透過三妻舅林茂國先生的介紹,去斗六批了一些外號字(就是非五號的標題用字)開始銷售,靠著些許老同事、舊朋友的支持,就這樣篳路藍縷艱辛的邁開創業之路,其中也有過不為人知的酸楚,因周轉短絀,在設備及貨品都非常簡陋稀少的狀況下,夫妻倆只有日以繼夜的工作,家裡的幾個就學中的孩子,都是在鑄字機的”七、恰”節奏聲中伴眠度過,機器聲一停,就知道天將亮該起床準備上學了。

有次難得來了個客戶要檢『二號字』,剛好缺字,因剛鑄完『五號字』字的庫存追加,工廠內已無餘鉛,可是也沒錢買,張錫齡先生幾經猶豫,只好忍痛將剛花了幾天幾夜鑄好的鉛字,一盒盒的再倒回滾燙的鉛爐中,那種無奈和交戰,實在不足為外人道,類似的窘況在當時是常而有之的。但儘管橫逆在眼前有著許許多多的困難,但是張錫齡先生夫妻二人還是一一的克服走了過來,所幸一年後長子介冠及長女淑惠也陸續加入工廠幫忙,肩上的擔子稍微有些分攤,只是好景不長,還不到兩年,房東突然告知將收回房子重建開設旅館,所以希望能在限期內搬遷,這簡直就像在初晴的天空又捲起了滿天的愁雲。

1 留言:

324Printstudio,005版畫工作室 提到...

平實的文字下,感受得到蘊含其中如同滾燙鉛液的情感,不斷冒熱蒸騰,期待後續.搬椅子先.

張貼留言

top